保理业务分为明保理和暗保理。当出让人出于自身财务状况和对外影响的考虑,不愿意主动告知债务人应收账款债权已经或将要转让给给商业保理公司的时候,其往往会考虑采用暗保理的方式去进行保理融资。

当应收账款债权即将到期和买方的财务状况严重恶化,运营出现很大问题的时候,应收账款面临坏账的风险。基于此事实情况,商业保理公司在保证可以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情况下,通常会选择主动通知应收账款的债务人,让其知悉应收账款融资的事实。

商业保理公司这种做法可以让债权让与合同直接对债务人发生效力。但是从目前我国的立法情况来看,我国法律并未明确关于受让人的债权让与通知主体的地位。我国的债权让与的通知仅能由出让人发出的这项规定,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有效的保护债务人的利益,但是将其盲目的适用到保理法律关系却显得有些机械化和不合理,不利于在实务中保理业务的开展。

在通常情况下,企业寻求与保理商合作,通过应收账款去融资的目的主要是去解决流动性不足的问题,进而缓解出现债务危机的压力。但是一旦企业处理不好眼下的流动性困境,财务进一步恶化,应收账款很可能随着公司面临破产而被划分为破产财产。此时,商业保理企业的债权只有一小部分能够被实现,将严重侵害商业保理企业的合法利益。这也是目前很多保理公司不愿意去做暗保理的一个原因,风险太大。

为了能够有效保护商业保理公司的合法权益,赋予商业保理商在应收账款债权让与合同中享有通知债务人的权利是很有必要的。在保理融资款出现风险,应收账款极大可能收不回来的情况下,保理商为了实现其本身已拥有的债权,将应收账款转让的事实通知债务人,不仅可以维护保理商自身的合法权益,而且也未对出让人和债务人的合法权益做出侵害。无论是从从经济角度还是法律角度上来看,这种保理商拥有合法权利去告知债权人应收账款转让的事实的制度安排是有效率的。

保理公司通知受让人债权让与的权利,我国最高人民法院也在一定程度上认可这种通知的有效性。由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所认定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十条第一款规定中,在认定债权转让通知对债务人所具有的法律效力时,认定债权转让效力的关键是是否存在债务人知晓以及确认债权转让事实。在债权转让真实性得以确认的前提下,不应否定商业保理业务中保理商通知债务人的法律效力。当出现应收账款收不回来的风险时,保理商为了向债务人主张权利而直接通过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行为,在法律上也可以被认定为通知债权转让的一种方式。当法院将相关诉讼材料送达此次保理业务的债务人时,该债权转让通知立即对相应的债务人发生法律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