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理尽调是保理融资项目中的核心要点,一般带着“有罪”的眼光去审视项目,通过贸易环节中的蛛丝马迹来“验真”,确认保理融资所涉及的应收账款的贸易真实性。

具体我们通过以下案例访谈过程中涉及的问题来分享保理尽调的思路。

A公司为制造业企业,行业具有一定的周期性特点,资金在一季度紧张,三季度后较为充裕。

参与保理动机:
A公司与上游间存在平均1个月左右的账期,通常以商票来结算,若A公司提前将现金款项付给上游供应商,供应商可给予约2.5%左右的返现,而参与我方保理融资,每月利率为1%,因此,对于A公司来说,此处存在1%-1.5%的利润空间,同时上游也能及时收回应收账款,存在多赢的局面。

1、实控人股权质押问题
问:需询问质押资金的(1)主要用途是什么(2)后续还款来源(3)是否有进一步质押剩余股权的计划。

答:(1)质押股权借款资金均用于公司经营(董事会监督),其中最新状态1000万股股权质押已解除
(2)公司经营状况良好,有稳定的经营还款来源。除此外,公司于2019年可新增科创贷、政府贷等多种融资渠道,流动性危机出现可能性极低。
(3)实控人300万股,处于循环质押状态,但实控人表示,公司于2019年有转板上市计划,故可能会解除部分股权的循环质押状态,不会进一步质押剩余股权。

2、实控人贷款逾期问题
问:实控人于2017年12月出现过一次逾期,逾期金额征信报告上显示为0,需进一步核实贷款违约原因与个人信用卡违约原因。

答:经核实,该笔贷款于当时已在2017年年底全部结清,出现逾期金额为0的逾期记录疑为系统故障所致。个人信用卡逾期记录发生于2014年至2016年间,逾期金额相比平均每月使用金额较少,实控人对此记忆不详,近两年已无逾期记录。

3、企业负债情况
问:截至目前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对A公司的(1)总授信额度(2)剩余额度(3)平均利率等。

答:实控人陈述公司银行贷款与股权质押额度约为4000万人民币,根据征信报告、股权质押情况以及其最新的还款情况计算出的剩余额度为3000万元,其中2800万为股权质押,200万为银行贷款,与实控人陈述一致。利率方面该公司未直接提及。

4、投资活动现金流问题
问:2018年第一季度,现金流量表中反映该公司产生购“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4000万元。针对该处的现金流异常,需询问:2018上半年产生大额投资支出的原因(疑似新增3000万机器设备、仍有1000万设备在建,待确认)

答:经确认,该公司于2018年增加大量设备的购入,以提供给加速部署的线下加盟店使用。

5、经营现金流问题

问:2014年至2018年第三季度,A公司累计产生净利润1亿,而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却为-1亿,差额约为2亿,原因为应收账款增加、存货增加、预付账款增加。但仍存在约若干的经营活动现金差额。假设现金流量表准确的前提下,需与A公司确认:(1)净利润是否虚高;(2)应收账款、存货或预付款是否虚低,应付帐款是否虚高;(3)A公司对上游供应商议价能力是否太弱,使其采购量增加,导致预付款增加。

答:(1)A公司承诺经审计过的净利润、应收账款等数据均为真实准确数据,但因季报、半年报为未经审计数据,记账方式可能存在差异,导致数据可能出现差错,准确数据可参考近期将发布的审计后2018年财务报表(2)实控人表示我方所述的现金流问题,可能产生于高额的预付款与存货,公司与上游供应商地位相对平等,但因下游需求量的增加,导致公司向上游采购量也大幅增加,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为囤积存货与预付款订货,且2018年年末时预付款相较2018第三季度末时增长100%,存货增长约50%,占用资金进一步增加

6、利润率下降问题
问:2018年,A公司毛利润率从2017年的16%下降至9%,净利润率从8%下降至3%。需询问A公司毛利润率与净利润率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

答:2018年,母公司将大量发票开于子公司(目的为享受子公司高新企业税收优惠,且整个集团不想出现母公司一家独大的现象),导致母公司财报所披露的营业收入远低于实际营业收入。通过沟通获得2018年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之后,计算出该公司2018年合并毛利润率为15%,净利润率为8%,该数值为正常数值

7、行业政策风险
问:特定制造业属于受环保强影响行业,公司的上游供应商在行业中处于什么地位,是否会受国家环保政策收紧的影响,如受影响,公司有什么对策?

答:据实控人供述,A公司上游供应商主要为长期合作供应商(10年以上),合作过程一直非常稳定,也非常信任上游供应商的经营状况足以抵消国家环保政策收紧的影响。如受影响,可供A公司选择的供应商范围较广,不存在无法及时采购的风险。

8、公司未来战略计划
问:是否有新业务计划,是否有转型需求。

答:砍去批量业务主要因为批量生产市场的利润率较低;积极响应企业或政府招标模式;订制系统供上下游统一管理使用,增加粘性。2019年计划转板上市。

9、其他补充信息
实控人已表示愿意提供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担保,但对于股权质押较为敏感,原因为公司拟于2019年转板上市,不愿进行股权质押。
实控人于访谈期间接到一个下游公司电话,电话内容为欲向实控人增加货物采购量,实控人因上游供货紧张拒绝。侧面佐证了该行业上游货物供不应求的现状。
实控人透露,货物价格的波动能给该公司提供很大的利润空间。利用价格变动时间差,上游价格上涨,公司会第一时间调高销售给下游的价格,上游价格下跌,公司则延迟降低销售给下游的价格。
实地考察之后,该公司部门分工具体,管治层次清晰,设有一支30-40人的IT部门提供核心的技术支持,公司整体氛围积极向上,充满活力。
实控人对个人与公司名誉非常重视,一是为了2019年的上市计划,二是作为服务提供商,公司声誉对公司的整体影响较大。
实控人透露2019年将新增某知名企业下游客户,具体信息将于近期公布。

以上为保理尽调访谈的内容,涉及财务、市场、上下游、战略等方面,至于判断真伪还需各方实地考察,以及现场尽调,如工厂的水电煤开支、仓管员抽查提问、运输单据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