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理案件《重庆重铁物流有限公司、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合同纠纷案》【(2018)最高法民终31号】中,2012年12月18日,平安银行与龙翔商贸公司签订了保理融资合同。此保理业务是基于龙翔商贸公司对重铁物流公司享有的4500万元应收账款,平安银行为其提供保理融资服务。龙翔商贸公司与重铁物流公司之间在该保理合同签订时还没有签订保理合同项下的交易合同,即保理合同项下的应收账款的债权尚未形成。虽然相关保理规范性文件规定了保理融资业务应该基于真实合法、有效存在的应收账款上,但该保理业务上的规定的目的主要是用来规范商业银行的保理融资业务。而在实际的保理业务操作中,有的时候会因交易双方签订合同的程序问题,而存在先有交易的实体法律关系,后签署相关交易合同的情况。在实际保理业务中,如果保理合同项下的应收账款债权设立晚于保理融资合同的签订,但保理业务中后设立的应收账款债务人确认或者追认该保理融资合同约定的义务时,人民法院对该保理融资合同的效力是予以承认的,保理业务中的债务人也不应以此抗辩免除相应的民事责任。因本保理案件中平安银行与龙翔商贸公司之间的保理业务为有追索权的保理融资业务。根据《商业银行保理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的相关规定以及当事人之间保理业务合同的有关约定,有追索权保理在应收账款到期无法从债务人处收回时,商业银行可以向债权人(让与人)反转让应收账款,或者要求债权人回购应收账款,或者要求债权人归还融资。因重铁物流公司在本案中的抗辩理由成立,平安银行按照一般的保理流程无法从重铁物流公司处收回应收账款的,平安银行可依相关保理合同规定要求债权人龙翔商贸公司归还保理融资或者回购保理业务中所涉及的应收账款。

类似保理案件的裁判要旨:

1、在实际保理业务中,如果保理合同项下的应收账款债权设立晚于保理融资合同的签订,但保理业务中后设立的应收账款债务人确认或者追认该保理融资合同约定的义务时,人民法院对该保理融资合同的效力是予以承认的,保理业务中的债务人也不应以此抗辩免除相应的民事责任。

2、保理融资纠纷案件中,保理公司开展保理业务的尽职调查时,如果已经知晓保理基础债权债务合同下的债务人的抗辩条款,且债务人对保理公司据实相告了相关情况,不涉及欺骗隐瞒等严重过错,保理公司仍然与债权人签订保理合同,债务人对该保理合同项下的债权转让予以确认并同意按照债权转让通知履行的,债务人在该保理业务中仍然享有抗辩权或者抵销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