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理资产证券化是直接融资,自担风险须谨记。

今年是2015年,距离美国发行资产证券化产品已有30-40年之久。美国的直接融资业务中,资产证券化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发展历史悠久,必然也是走了一些弯路也获得了一些成就。其中最知名的莫属08年金融危机,其直接导火索就是资产证券化的多层打包,风险杠杆成倍增加到了一定极值就爆发了。因此,关于此种风险的防范,引起了学术界和政府的广泛讨论,并且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来规避悲剧的再次上演。措施针对了一些风险指标:含有风险的自留资本,产品的留存比等等进行限制,且对于产品的包装级数也做了限制。

我们在此讨论的是现在经历了风波的市场的表现给我们的反馈。

IMF在《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指出:美国今年和明年GDP增长将加速到3.1%。而我们一直13年GDP增幅为2.2%,14年GDP增幅2.4%。不管IMF报告是否准确,逐年加速增长是几乎可以肯定的了。并且不止总收入的增加,失业率也大幅降至5.4%。

但是美国信用贷款增长的趋势相反,08到14年间,信贷资产增长3.4%同比07年的涨幅有所下降。经济是上升趋势,银行提供贷款量反而是降的,这让我们不禁思考为什么?反观中国,07-14年间,信贷投放量由28亿增至87亿,翻了双倍。而年信贷增幅是到了18%这么一个高水平。但是我国GDP仍然面临下行压力,民间有强烈的需求提出让银行继续增加贷款供给量。

两国确实存在巨大的差异,主要原因在于直接间接融资比例的不同。美国以直接为主,我国以简介为主。摆出数据来看,美国资产证券化率达到24.3%,而我国连1%都不到,仅为0.3%。

所以美国GDP增速在直接融资市场上可以归结为两个来源:1.资产证券化的市场活跃起到一定作用,尽管新规迫使市场活跃度有所减退。2.股市+债市的推动。

所以前者也使我们反思,银行是否真能呼应大众的呼声,继续加大放宽力度。考虑到一方面,继续拓展存在存在信用风险,另一方面贷款到期时间过长,流动性太差,银行是否愿意去闲置这笔资金?参照美国的资产证券化的做法,加大流动性似乎是更好的选择。

再细致一些,看到美国众知名银行去年的业务占比。
1.富国银行:净利润增长6.2%,贷款增长4.9%。
2.摩根大通:净利润增长21.4%,贷款增长2.6%。
3.花旗银行:净利润下降46.1%,贷款下降3.1%。
4.美国银行:净利润下降57.7%,贷款下降5%。

综上,基本可以看出几点
1.资产证券化业务的比重下降,但是资产券化业务仍维持在较高的水平,并且助力了美国的经济回暖。
2.大多数美国的银行,净利润变动幅度与贷款波动幅度差异甚大,净利润并不是主要来自放贷业务。银行业务开展呈新型化,多元模式助力银行盈利。资产证券化可以提高银行的利润空间。
3.银行无法摆脱其作为间接融资的中介的地位,传统业务仍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美国贷款余额增速普遍不高甚至下降,主要是由于信贷变成了资产证券化业务在市场上流通。

那回到对我国的启示上,银行注定将变得多元,扮演更多角色,我们在发展路上可以看到美国案例。资产证券化的重启的意义毋庸置疑,且得到大众和政府的认可。日前国务院常务会议关于新增5000亿元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规模的决定,增强了市场的信心,我们现在真正开始关注到发展的未来道路上,那些存在的问题需要一个解决方案。

例如:
1.银行自流风险和资本占用比例究竟控制在多少比较合适,是否完全参照美国标准?
2.税收如何既鼓励此项新型融资方式又摆正公正的天平,不再过多干涉市场。
3.《物权法》等法规中对于抵押权转移的规定不够明确,引发争议。

任何金融产品,在资本活跃且优质时都繁荣增长,掩盖了背后的问题。当过热导致泡沫和违约后会导致很多问题的爆发。例如资产证券化资产的持有和受托方及服务商,受益人之间的关系,未明确规定。产品设计未严格满足风险隔离和有限追索的法则,而一味去迎合消费者的口味,当标的资产违约时会导致问题的发生。所以回到我们未来的发展之路,还是应该符合原则,涉及三方机构都严格完全披露信息,决定权交由投资人,此时投资人无权向机构追索损失。也望大家做理智投资者,可以谨慎做决定并为之负责。

总结来说:发展资产证券化是一种必然趋势,但也得防范每一处的风险。潜在风险存在于任何一方,无论是资产证券化资产的持有和受托方及服务商或者是监管当局或是投资人都是风险的可能藏匿处,任何一链的集体错误都可能触雷。

信贷资产证券化作为直接融资的一种形式,一旦又形成了一种刚性兑付的局面,那将是真正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