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许多客制化量身定制生产的企业类型中,买卖双方签订合同后,通常会以完成的进度来进行不同比例账款的支付,此类情况下卖方就会需要阶段融资,因此目前保理商针对阶段融资需求的企业也逐渐开展起了阶段性的保理业务,并且在工程建筑项目中越来越常见。而针对阶段性保理融资业务的重点就在于最终的产品交付和验收是否能够完成,以及应收账款的有效性及其认定情况。

以上海地区一家高新技术企业的阶段保理融资案例为例,该卖方公司为一家致力于智能立体停车设备的知名企业,自身拥有前期的规划设计、技术研发等能力。公司设备已实现规模大、自动化程度高的性能要求,服务于国内外诸多车库项目,年度销售收入在5-10亿元。上游主要是原材料的供货方、高新技术企业和规划设计院等,而下游则主要为机关、医院、商场、住宅以及银行等各种车库项目。在与下游接洽时,中间可能还会存在工程建设公司这样一个载体,作为车库项目服务信息的提供者。在本案例中,保理业务的买方就是一家工程建设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是一家国有独资企业的二级全资子公司,主营业务就是工程建设管理、房屋和土木工程建设以及会展服务等。鉴于买卖双方的资质都比较好,因此可以进行保理融资业务。

在买方整个业务流程中,主要有六个主要环节,分别是中标和项目合同签订、设备研发设计、制造、交货、安装调试以及质保。在各阶段都会有相应的单证资料,而这些单证资料则是在每个阶段进行保理业务融资的重要依据。在这六个环节中,企业真正对融资的需求点就是在接到买方发出的生产通知时,也就是中标时,此时会出发购料、备料、投入人力生产,因此产生大量的资金需求。但是,由于工程建筑项目的特殊性,卖方的应收账款的产生点确实在安装验收之后,因为,依照合同规范和施工进度所预付的定金、预付款、进度款、及最后一期的质保款,都存在债权、债务间的不确定性,无法纳入应收账款的范畴。从而造成了融资供需时点的错位。因此,在本案例就设计出了一个分阶段融资的产品。主要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在收到生产通知之后,卖方可以以项目合同及生产通知单为基础向保理商提出合同融资,并将此合同向下的收益权转给保理商,有效通知到买方,并取得书面同意证明。此时保理商可以合同总价的50%为融资上限,并且为保证不被企业挪用,附加定向支付的融资条件。从而实现“合同融资”。

第二阶段,卖方收到买方提供的进场通知,保理商可据此单证将“合同融资”转为“交货后融资”,并且将融资比例提高到65%。

第三阶段,卖方取得买方的安装验收报告,保理商可据此单证转为保理融资,即通过应收账款提供融资服务,并且再次将融资比例提高到80%。

通过三个阶段的融资服务,保理商可以有效满足企业前期的融资需求,并且在整个项目周期不断跟踪企业和项目状态,达到对风险的实时监控。未来,工程建筑行业将不断发展以阶段性融资模式为主的保理融资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