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中欧班列连接着欧亚大陆沿线国家,促进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的快速发展。而中欧班列铁路运单融资有利于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和促进“一带一路”更大范围的扩展。

供应链金融是基于真实的贸易行为,以贸易双方所产生的确定性未来现金流作为还款来源,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解决方案。中国的供应链金融业务中应收账款融资占主要部分,存货、预付账款和战略关系融资相对来说占较小部分。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供应链金融行业研究报告》,2018年,我国有两万亿供应链市场规模,远远低于贸易中实际的应收账款和存货的规模。由于我国供应链金融发展还不完善,目前,供应链金融行业正处于初期阶段。因此,我国的供应链金融融资相对于实际贸易中的应收账款、存货等金额相对占比较小。

中欧班列在供应链金融领域的探索

2011年3月,中欧班列正式运行,截至目前,累计开行1.3万列,覆盖境外15个国家、49个城市。其中,2018年,中欧班列开行6300列,同比增长72%,中国与沿线国家贸易进出口额达到1.3万亿美元,同比增长16.3%。

  • 运作模式。

随着“一带一路”的顺利进展,中欧班列的运力提高,铁路运单质押融资成为了沿线国家进出口企业的首要选择。但是,在先行的法律和国际准则下,铁路运单并不具备物权属性,商业银行不能仅凭铁路运单对在途货物进行控制,因此,使得开立信用证和押汇等国际贸易融资手段变得风险大为增加,这就产生沿线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重庆、成都和郑州等地自贸区仿照海运提单融资,开展铁路运单融资。具体有以下几个措施:一是采用“一单制”增强铁路运单规范性。二是明确“一单制”提单具有提货权。三是建立第三方货物监控和外部增信机制。

  • 面临的瓶颈和法律风险。

国务院发布的“38号文”效力远远低于《民法通则》。民法中,有“物权法定”原则。但是在“一带一路”沿线出口企业中,可能会出现“一货多卖”现象,商业银行无法通过铁路运单对货物具有控制权。

此外,此过程中的供应链融资可能会出现动产质押和代理风险,以及质押物价格波动等风险。

政策建议

  • 从完善立法角度,着力解决“拿得到”问题。

重视并防范供应链金融中的法律风险,在实践中积极探索区域性规则,通过地方政府部门规章和司法解释赋予铁路运单物权方面相关的合法性,通过典型的判例和相关的立法相结合,制定符合中欧班列的货权法案。扩大担保物范围、增加担保物种类等措施,来适应供应链金融发展需要。

  • 从物流监控角度,着力解决“看得住”问题。

供应链金融中,需要物联网技术的支持。加入物联网技术的运单融资业务,能够让货流过程更为透明、更为高效。

  • 从金融供给角度,着力解决“卖得掉”问题。

就中欧班列中出现的供应链融资问题,商业银行要加强相关风控措施和电子信息化的建设,设置相应的贷前、贷中、贷后风控措施和操作流程;不断完善业务流程、表单、数据以及IT系统以适应供应链金融业务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