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保理是保理行业的重要业务之一。转让未来债权被视为国际保理业务中一种常见而又实用的融资手段。然而,由于部分未来债权并未拥有相应的立法和执法依据,各国法律对未来债权让与的态度各异,从而导致了产生了与之相关联的衍生法律问题,例如对禁止转让的未来债权的处理问题。

由于国际保理缺乏在国际规则和不同法系下的普遍认同,其转让往往受到不同立法和执法规定的限制,从而导致对禁止转让未来债权的处理存在不同的观点和判例。截止目前,国际上有多种并行存在的可供参考的对禁止转让未来债权的立法方式。

(1)禁止转让未来债权不拥有法律效力;

(2)排除不对抗第三人的情况,禁止转让未来债权拥有法律效力;

(3)排除不对抗善意第三人的情况,禁止转让未来债权拥有法律效力;

(4)禁止转让未来债权存在法律效力,并能够对抗第三人。

由此可知,关于禁止转让的未来债权,其争论的主要议题打过集中在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和是否能够对抗第三人。关于其是否有效的争议,由于在禁止转让未来债权的活动中,双方当事人应当享有在独立自由的情况下不受他人非法干涉的权利,因此没有理由将其视之为无效。然而,针对禁止转让的未来债权是否能够对抗第三人,应当针对具体情况做出不同的判断。

在某些情况下,在未来债权转让之前,合同双方已经就禁止转让达成一致同意。在这种情况下,禁止未来债权转让条款应当被视作拥有法律效力,从而要求出口商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和费用损失。

相反,如果在未来债权已经被转让至第三人之后才被要求禁止转让,那么对其的理解自然和上一种情况不同。首先,由于禁止转让债权的规定产生于债权已经被转让之时,在这种情况下保理商无法在转让之时预期到该条款将会被禁止转让,因此法律上没有理由强令要求保理商对该条款负责,从而应当判定禁止转让条款不影响已经发生的未来债权让与活动的法律效力。

最后,如果在订立合同时双方已经约定该未来债权禁止转让,则债务人有权认定该合同存在欺诈,从而要求撤销合同。在此种情况下,保理商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风险。

当今,国际保理业务在我国方兴未艾,其迅猛发展之势应当引起保理行业的关注,以促进国际保理业务发展。目前,国际保理业务已逐步发展为重要的环球贸易计算划拨方式,我国也必然面对对外贸易中国际保理更广泛适用的情况。因此,保理业务应当全面考虑国际保理业务中出现的问题,并对此进行深入讨论、分析和研究,以期保障未来债权业务在国际保理服务中的可靠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