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理是一项综合性金融服务,其含义是指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合同所产生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商,后保理商向债权人提供融资、应收账款催收、管理及坏账担保等服务。

目前银行业内在处理保理业务中,对债务人的信用审核严格,但对债权转让方的信用审核宽松,甚至低于申请银行贷款的信用要求。实际上,保理业务是一种复合型金融产品,其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融资,还涵盖了账款管理、坏账担保等功能。但相较于传统的贷款业务,高回报也带来了高风险,例如:货物质量纠纷、交付时间争议、所有权保留、债务人或债权转让人破产等法律问题,这些都将对保理合同项下应收账款的回收产生障碍,因此业内设立了以下10条保理纠纷裁判规则。

一、债权人将债权转让给保理商后,需要通知债务人,央行登记系统公示不能替代债权转让的通知义务。若不通知债务人,保理合同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

【基本案情】

债权人A与债务人B委托保理商办理了应收账款保理贷款业务,后保理商在央行对债权转让作了应收账款转让登记,但却未对债务人B进行债权转让通知。随后保理商要求应收账款的债务人B和原债权人A承担还款责任,但债务人B以未收到债权转让通知为由,不承担还款责任,因此保理商将债务人告上法庭。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11月29日作出(2012)沪二中民六(商)终字第147号终审民事判决:保理合同项下应收账款转让应当适用债权转让相关法律进行规制,虽然银行就保理合同项下债权转让登记于央行登记系统,但登记并不能免除债权转让通知的法定义务。在债务人未收到债权转让通知的情况下,保理合同项下债权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

二、债权人在转让债权后,应向债务人发出债权转让通知,而应收账款的账号修改通知并不能替代债权转让通知,因此保理合同对债务人不发生法律效力

【基本案情】

B公司与A公司签订供销合同购买石油制品,后B与甲银行签订有追索权保理合同,申请应收账款转让业务。业务过程中,B公司仅向A公司发送了账号更改通知书,未发送应收账款转让通知书。后A公司未按更改后的账号付款,而向B公司其他账号支付了供销合同项下货款。后甲银行要求A公司支付保理款。A公司误以为其曾收到相应的应收账款转让通知书,故无奈仍向甲银行再次付款。A公司付款后,经查阅书面资料,未发现应收账款转让通知书,A公司遂提起诉讼,要求甲银行返还已支付的款项。法院判决支持A公司的诉讼请求。
保理是以债权人转让其应收账款为前提的金融产品。国内保理合同操作应遵循我国法律关于债权转让制度的规定,账号更改通知不具有债权转让通知的性质,不能以此取代债权转让通知,在债务人未收到明确的债权转让通知的情况下,保理合同对债务人不发生法律效力。

三、在有追索权保理的情况下,无论什么原因应收账款无法收回时,保理商有权向债权人追索差额款

【基本案情】

在上述案情中,银行通过受让债权,取得对债务人A的直接请求权。故保理融资的第一还款来源为债务人A对应收账款的支付,但这并不意味着保理业务就排除了保理商(甲银行)向应收账款的债权人B主张权利。
根据保理商是否提供坏账担保等义务,可分为有追索权保理和无追索权保理。在有追索权保理的情况下,无论应收账款因何种原因不能收回,保理商都有权向债权人追索已付融资款项并拒付尚未收回的差额款项,或者要求债权人回购应收账款。
案涉合同中提及甲银行拥有追索权,故发生上述情形后甲银行依约享有向B公司主张返还已付融资款项的权利。

四、无追索权保理的情况下,保理商在债权转让及向原债权人融通资金后,即放弃了对原债权人追索的权力,但是若债务人就原债权人的货品质量和责任提出质疑或者拒付及拖延付款,保理商将有权追索原债权人。

【基本案情】
1994年1月,云纺公司与美国哥伦比亚公司签订供销合同出售4批货物,按两次各两批发货。同年2月,原告云纺公司与被告中行北京分行就后一次两批货物签订《出口保理业务协议》,明确为无追索权保理合同,依据其中两批货物金额的80%,被告向原告提供融资。但前一次的两批货物因质量问题遭到美国海关扣押。同年8月,美国哥伦比亚公司提出,由于之前两批货物因原告供货的质量问题,遭到美国海关扣留,但已付了货款,因此在问题解决之前,拒付剩下两批货物的货款。后被告从原告账户上直接扣划了融资款,造成了侵权。原告起诉要求判令被告赔偿因违反合同扣款造成的损失,并支付余下货款。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美方提出反索拒付货款时,被告作为保理商应当与美方进行交涉,况且保理业务下的货物未出现质量争议,也无充分证据证实确因原告的责任引起拒付,故被告扣回融资款,违反了协议规定,应承担相应责任,并应按协议支付原告余下20%的货款。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虽是无追索权保理合同,但若进口商提出质量争议或因出口商责任引起的拒付及拖延付款,保理商将有权追索。由于遭美国海关扣留的货物仍属于保理业务范围内,原告未将合格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商,故保理商可以行使追索权,扣划融资款。另剩余货款属基础合同交易的范畴,被告无支付剩余货款的义务。故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五、当发生债权转让后,应该由原债权人通知债务人,而不是保理商。而发生诉讼时,原债权人必须在场,光凭保理商当庭通知买家并不能达到债权转让的法律效力。

六、原债权人通知债务人应收账款债权转让,若转让事实不明确:不明确应收账款转让的意思表示;不明确保理合同的生效与成立;不明确转让的应收账款涉及的合同及金额;不明确披露应收账款受让人及特定保理账户,若有以上情况,即便债务人收到了债权转让通知,债权也不发生转移。

【基本案情】

2011年11月23日,康虹公司以其对上海大润发公司拥有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给工行青浦支行。

后向大润发公司发出《更改付款账户申请》,在《更改付款账户申请》中康虹公司称“因我公司在工商银行青浦支行办理应收账款保理贷款业务……”。并在保理合同签订后与工行青浦支行共同出具过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但保理合同到期后,大润发公司并未向保理商支付应收账款。遂工行青浦支行将上海大润发公司告上法院。

对于康虹公司和工行青浦支行的通知是否有效,沪二中院在终审判决中认为,在《更改付款账户申请》中康虹公司称“因我公司在工商银行青浦支行办理应收账款保理贷款业务”,要求变更结算账户及付款方式。虽然该申请提及工行青浦支行,也提及应收账款保理贷款业务,但该申请未就以下事项予以明确:①未通知大润发公司就哪一部分应收账款进行保理贷款,债权转让标的不明;②未告知保理贷款合同(对大润发公司而言即债权转让合同)是否成立并生效;③未明确表明债权转让的意思,变更后的结算账户户名仍为康虹公司。因此,虽然大润发公司确认收到该申请,也不能从该申请推定出康虹公司履行了系争保理合同项下债权转让的通知义务。

对于债权转让通知,其除了通知形式外,更重要的是通知内容。康虹公司和工行青浦支行虽然通过多种形式发出过通知,但由于通知内容不够明确,导致应收账款转让最终被认定为无效。

具体而言,银行和商业保理公司应要求债权人:1.在其通知中对转让的应收账款予以明确列明,如说明涉及的合同号、所转让债权的具体金额等;2. 明确告知债务人保理合同已成立并生效的事实;3. 明确告知债务人的特定账户是保理融资收款账户的事实。

七、《债权转让公告》不等于《债权转让合同》,因此其不会产生物权登记转让的公式效力。

最高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债权转让合同》经信达南宁办与安和公司签字盖章即发生法律效力。《债权转让公告》并非合同,该公告的发布并未使信达南宁办与安和公司之间设立的有别于《债权转让合同》的新的权利义务关系。

《债权转让公告》亦不同于物权登记,不产生类似于物权登记的公示效力。

当《债权转让公告》登载的内容与《债权转让合同》不一致时,尤其是债权转让人信达公司并未申明放弃或者变更《债权转让合同》中的上述条款,则应当以《债权转让合同》的约定为准。(来源:最高法院《审判监督指导》2010年第2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10年版,第95页)

八、原债权人,保理商,债务人三方在保理合同中对应收账款金额达成一致后。当履行债务时,债务人又对应收账款否认的行为将如何处理?

在原债权人,保理商,债务人的三方协议中,当事人对合同中转让的债权金额予以确认,在嗣后又予以否认的,若无充分的证据或理由,债务人不能推翻其在三方协议中对债权金额的确认。因此,对债务人就债权金额提出的异议,法院一般不予采信。

九、原债权人以虚假债权事实来与保理商签订债权转让合同,后保理商要求以此原因撤销债权转让合同,法院应当如何审判?

债权让与人采用虚构债权事实等欺诈手段,导致债权受让人与之签订债权转让合同的,如符合《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二款规定情形,债权受让人据此请求法院撤销该债权转让合同的,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十、保理商依据债权转让合同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但债务人对应收账款提出异议,后保理商以此为由请求取消债权转让协议,法院该如何处理?

债权转让协议的双方是原债权人和保理商之间的协议,若双方未做特别约定,债权转让合同在双方签字盖章后即生效。保理商和债务人产生的债权金额争议,不对债权转让协议产生影响。因此,在一般情况下,保理商不得以债权金额存在争议为由请求债权转让合同不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