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保理所处的政策环境在不断改善,我国商业保理业务额的增长也呈现逐年翻番的态势。即使商业保理业务量在不断地翻倍,但是国内商业保理仍然还是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与早期发展商业保理业务的国家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商业保理在不断改善企业财务状况的同时,也可以使企业的销售体系得到完善,进而提高产业整合的速度。

我国中小企业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也因为商业保理业务而得到缓解。由于商业保理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所以法律法规及监管方面尚不完善,这使得有些商业保理公司会趁机钻法律法规不全面的空子,一定程度上影响商业保理业务健康的发展。由于商业保理起步晚,在保理市场上面临着很大的竞争压力。

我国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呈现出的爆发式增长,在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我国商业保理的发展,同时加上电子商务的发展,大数据的运用,线上保理业务的出现极大程度上优化了保理效率。线上商业保理业务对供应链企业进行保理融资,通过受让其应收账款,为其提供资金,可以有效的解决了供应链中中小型企业融资困难问题的同时促进自身业务发展,从而创造了保理商和融资方的共赢局面。

商业保理业务中的应收账款充当着业务中的核心的角色,但是目前由于监管制度的不完善,对于应收账款的界定和时空范围的定义都相对模糊和不统一。在客观层面上,为我国的商业保理公司拓展非常规的商业保理业务提供了机会,可以提高商业保理公司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市场上的竞争能力,促进商业保理业务的发展。相对于商业保理业务,银行保理无论是在业务的拓展深度和广度上,还是法律的完善程度上都有其先发优势。所以商业保理公司必须积极的寻求创新和发展的机会,这样才能在保理市场上获得竞争优势。

商业保理在开拓非常规国内保理业务要坚守应收账款的“三条标准”,找准拓展的方向。首先要遵循有因性标准,商业保理业务中所涉及的应收账款应该是直接或间接的产生于贸易关系,这是判断融资租赁保理和政府补助保理是否合规的标准;其次是商业保理业务中的应收账款应该具有一定的流动性,应收账款的流动性是后期保理商是否能够收回款项的重要因素;三是商业保理业务的应收账款中的债权人和债务人应该处于同一法律基础,不然的话也会增加债券实现的难度;四是稳定性,商业保理业务一定要保证应收账款的稳定性,至少债务人不能出现“推定不能”援引先履行抗辩权,这是判断商业保理业务合规性的标准;最后是完整性标准,商业保理公司不可以对存在权利瑕疵的应收账款进行保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