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5日,有商界花木兰之称的罗静被爆刑拘。而事情起因就是罗静控制下的承兴国际因资金链断裂无法还清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提供的34亿应收账款融资。事情爆发后引发各界热议,当然大家热议的点不仅是因为该案件涉及金额巨大,还在于这其中的欺诈行为涉及到另一家知名公司,京东。在诺亚财富帮承兴国际发的34亿私募产品说明书上标明相关业务为京东的供应链金融业务。也就是说承兴为京东供货,但因为下游强大,一般会有3-6个月的账期,因此承兴就需要找诺亚募资获得进货资金。最后的还款来源就是京东的应收账款,此外,还有当时承兴20多亿市值的股票作质押。按理来说,整个业务流程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最后却因京东否然其与承兴之间应收账款的真实性而引出其中的欺诈行为,即承兴伪造与京东之间的业务合同。

    整件事情的发生给业界带来巨大的反思,也提醒我们在进行保理业务时对应收账款风险控制方面需要更加小心谨慎,主要有以下几点需要注意:

    1、虚构应收账款,主要有:

    ①通过资金循环的特性虚构交易或以超出常规的价格向关联方销售商品;

    ②通过虚开发票虚增应收账款;

    ③商品没有进行实质性的交易,而融资方为了虚构销售收入,只是在两地运送商品,然后通过出库单和运输单据确认应收账款;

    ④当融资方以代理商来进行销售时,并且代理商只负责中介代理的服务,如沟通、推介等,融资方并不会以购销的总额扣除代理商的佣金和代理费后得到的净额进行上报,而是直接将代理费用也计入购销交易中。

    ⑤采用完工百分比法确认劳务收入时,有意以低于预计总成本或高于实际发生的成本进行评估,然后通过高估完工百分比的方法实现当期确认应收账款等。

    2.虚增应收账款,虽然有实际业务,但是对实际业务中的应付及金额进行续保。或者当对商品打折出售时,却以原价进行计算。还有部分会对已还清的应收账款进行二次申报。

    3.依据会计准则不应被认定为应收账款,如对以售后回购或售后回租的商品进行应收账款处理。

    4.债务人履约意愿或履约能力存在瑕疵,主要是指债务人行使抗辩权或抵销权,原始权益人明知其对应收账款债务人负有同种债务或必将负有同种债务,仍将应收账款纳入基础资产池,应收账款债务人对原始权益人拥有的法定抵销权应优于应收账款受让人得到法律保护;债务人历史违约记录多及应收账款账龄偏长。

    5.应收账款转让和质押相关的法律风险,原始权益人对纳入基础资产池的应收账款进行多次转让或多次质押;原始权益人放弃或以赠予方式间接放弃应收账款;债务人向原始权益人付款后,原始权益人挪用款项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