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经济下行压力和产能相对过剩让一些行业和企业面临发展困境,盈利能力缩水,资产周转率也大幅降低。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国家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应收账款余额已达到13.48万亿元,较上年增长了8.5%,应收账款积压和盘活压力亟待化解。

一、应收账款直接融资的现状和问题

实践证明,应收账款融资是最符合中小企业需求的融资方式。我国的应收账款直接融资多以应收账款资产支持型产品模式开展,通过主承销商、信托公司、保理公司、律师事务所、评级公司等中介服务机构,弥补了过去商业银行在应收账款资产风险识别上的不足,在日益高涨的市场需求驱动下,取得了较大进展。但从具体情况看,仍然存在多方面的问题:

  • 中小企业应收账款资产质量不高,真实性披露难以实现

资产支持型产品信息披露普遍存在底层资产披露不充分、更新频率较低、信息真实性难以验证和资金流向无法监测等难点问题,数据统计分析难度极高。实际操作中资产被重复转让质押、核心企业长期拖欠、未来现金收益预测失真等现象时有发生,提高了投资人对底层资产风险的识别难度,采取的提高业务门槛、增加业务环节、降低融资比率和提升收益回报等措施,客观上也增加了中小企业应收账款融资成本。

  • 应收账款融资依然严重依赖核心企业,离真实的资产支持型融资仍有差距

参与资产支持型产品发行融资的中小企业数量众多且类型复杂,信息不对称问题严重。金融机构开展应收账款融资业务时,仍主要依赖核心企业的资信与承诺,而不是基于供应链上形成的应收账款资产本身。金融机构过度强调核心企业信用转换,导致核心企业信用责任加剧,配合度不高。在此背景下,我国当下的应收账款资产证券化业务同真实的资产支持型融资也已经渐行渐远,已经演变为大企业信用支持下的结构化融资行为,成为其信用进一步扩张的工具。

  • 证券化融资方式复杂繁琐,难以有效契合应收账款融资需求

应收账款资产支持型产品通常是将分散的资产打包转让或证券化,资产包涵的资产众多,涉及的发票、单证有上万笔。实际操作中,传统的、手工操作等审核方式对资产池的管理捉襟见肘,从资产池封包到产品备案、挂牌、发行往往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这一方面无法满足应收账款融资快速流转的需求,影响了资产融资效率;另一方面证券化金额大、批量化特点,难以契合中小企业应收账款资产笔数多、金额小、信息散的特点,打击了中小企业融资的积极性。

  • 市场机构自发探索技术解决方案有效性不足,难以形成标准

商业银行、保理公司、科技企业等供应链服务机构纷纷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建设,通过引入新技术、新系统来匹配线上应收账款融资的各类业务场景,并取得了一定进展。然而,市场自发推动的平台展示标准不统一,仅能在较小范围内解决个别供应链的应收账款融资问题,且仍然依赖核心企业信用,无法确保募集资金真正为中小企业所用,其有效性明显不足。

由此可见,应收账款融资过程中信息不对称情况严重,债券市场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不能充分保证,监管部门统计分析、跟踪监测等风控手段难以实现,中小企业利用应收账款融资受限,市场各方对于产品业务模式和技术手段创新升级的诉求强烈。

二、区块链技术与应收账款直接融资

区块链技术和供应链具有天然互补性。作为一种分布式账簿,区块链与供应链有着天然的融合性。通过区块链去中心化,利用分布式存储、共识算法和加密技术,可以解决陌生人之间的信任问题。业务环节和数据均上链,链上各参与者使用同一账本上的数据,在节点许可的前提下,可随时追溯还原至数据发生时的情况,进而为中小企业运用数字资产开展融资,提供了一个自证贸易背景真实性的渠道。

区块链的加密算法、多方签名等技术,能够有效保护数据隐私,调动核心企业参与供应链融资的积极性。区块链通过智能合约,自动化执行合同中预先定义好的规则和条款,特别是应用在支付环节,能够实现账款到期自动支付,保障资金闭环。区块链对应收账款资产支持型产品具有促进作用。正是由于区块链是“信任的机器”,其“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共识机制、智能合约”等功能特性,使得整个商业体系中的信用变得可传导、可追溯,有利于降低投资人、中介机构的调查成本,提升业务的透明化、规范化和标准化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