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整合医疗产业上下游的资源优势,保理商针对医药及医疗器械行业开发了四种业务模式。四种模式分别以不同的供应链节点作为业务核心,极大的满足了医疗供应链上各主体的融资需求。

  1. 医药流通企业为核心

在以医药流通企业为核心的模式中,又可具体分为正向保理和反向保理。其中,正向保理应用于医疗流通企业对医院和药房等下游客户的应收账款,下游客户对应收账款转让确权,或以医疗行业保理接受的方式完成应收账款转让的通知;反向保理则应用于医药流通企业对上游供应商的应付业务,此模式下,医药流通企业需对应付账款进行确权。

  • 医药生产企业为核心

 同医药流通企业模式,该种模式下,保理商对业务进行综合授信审批进行正向或反向保理。正向保理业务额度用于医药生产企业对下游客户的应收账款业务。反向保理业务额度用于医药生产企业对上游药物原材料供应商的应付账款业务,前者需要医药流通企业、医疗机构和药房等这样的下游企业对应收账款确权,而后者则需要生产企业对转让应付账款确权。

  • 公立医院应付账款模式

公立医院应付账款模式主要是服务于医院的反向保理业务。即医院作为买方与上游供应商之间应付账款的有追索权保理模式。在此模式中,保理商受让供应商的应收账款,由医院确权后,保理商再对上游供应商发放融资。

  • 以公立医院医保类业务

由于公立医院的特殊性,其应收账款往往与医保相关联,因此传统应收账款的保理业务需要和地方社保中心挂钩。由于政府预算和财政补贴的影响,公立医院对地方医保中心产生了较大的应收账款。而基于政府应收账款的风险偏低,保理业务往往愿意进行该模式的保理业务。保理商和符合条件的公立医院可以开展有追索权的保理业务,接受医院应收账款的转让,并且支付保理预付款项,待社保中心将款项支付给医院之后,再有医院将资金归还给保理商。这种模式的特点在于资金量大,风险小。

但是在开展医药及医疗器械保理业务时,也需要注意风险控制,如项目管理的风险、预期坏账的风险等。医药行业一直是具有巨大利润空间的行业,因此,参与主体众多。而每个主体资信差别大,鱼龙混杂情况较为严重。另外医疗保理业务大部分是体系内的,因此风控的把握相对容易,而一旦有体系外的客户参与其中,就需要注意做好客户细分的工作,并且尽可能对体系外项目的风险设立专门的评审委员。在对医疗行业的资金需求期限进行匹配时,保理商也应该关注医疗机构的现金流特点,根据账期选择合适的保理期限,以匹配各种不同主题的资金需求规律。在对项目进行审核时,也应该加强对应收应付资质的审核,特别是加强对其真实性的核查,以增加回款。资金投放之后,贷后检查对保理商来说也十分重要,恰当的贷后检查能够尽早的预防风险事件的发生。

通过保理商对不同模式的医疗保理业务的不断拓展,以及对融资贷款过程中的风险把控,医疗保理业务将不断完善制度流程和系统,实现医药和医疗器械保理业务的规范化和流程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