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票制”之前,医药产品的经销商分散、琐碎,议价能力低,往往采取先款后货的交易模式,因此保理业务能涉及的空间很小。而随着2016年“两票制”正式实行推广,医药保理融资业务也迎来了新契机。“两票制”即药品流通过程中,只在药品从生产企业到流通企业和从流通企业到医疗机构这两个环节开发票。

这样实现了药品购销秩序的优化,减少了药品流通领域中间环节,进而压缩了药价虚高。由于需要压缩中间环节,因此,原医药代理行业呈现的多层分散的代理商也将面临并购浪潮,形成大型经销商。而随着大型经销商的形成,其销售能力会进一步加强,可以完成对多区域的覆盖,不论是对医药生产企业还是医疗机构都有了更强的商业谈判能力。医药生产企业、医疗机构和经销商之间的交易模式就将逐渐从先款后货转变为赊销模式。因此,围绕不同主体的保理融资业务也得以发展。

具体来看,“两票制”将为保理业务产生如下积极影响:

(1)发票管理规范化

在“两票制”实行之前,医药销售行业存在大量假发票、虚开发票的现象,并且各个代理曾资质具有较大差异,若保理商开展有追索权保理业务,那么对各层级的信息审查将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造成保理业务难以进行。而在“两票制”后,层层代理的制度逐渐减少,中小代理层合并组成大型经销商,从而使保理业务所涉及的发票数量大大减少,交易也更加清晰明了。此外,税务部门和药监部门也开始加大对医药行业发票的监管。规范化的操作不但使保理工作程序得以简化,也降低了保理公司面临的风险。

(2)应收账款优化

应收账款的状况在“两票制”下也得以优化。在过去,经销商与公立医院之间实力差距较大,医院往往处于强势地位,因此经销商与医院签署的购销合同往往是框架性的协议,在进行保理业务时,就会出现双方基础交易单据不全、账款账期无法确定、医院难以配合确权等问题。而随着大型经销商的形成,其与公立医院处于相对公平的地位,议价能力提高。从而双方对于交易的合法合规的要求会更高,使保理公司在对底层资产进行尽调时将更加清晰,获得医院确权比率也会提高。

(3)交易信息规范化

在医药流通过程中,除了经销商会逐渐整合,还将增加药品交易所这类新渠道。交易所渠道往往采用会员管理制度,药品生产企业、流通企业、医院通过申请成为会员,进入交易平台交易,并以电子记录方式对交易信息进行登记。这对于保理公司而言就能够有效避免伪造基础合同、单据,伪造买方公章,真实交易或应收账款不存在,骗取保理融资款的现象。并且保理公司可以通过历史数据来判断买卖双方的资信问题,从而减小保理公司所面临的风险。随着市场的更加规范化发展,保理业务在医药行业也将更加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