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商业保理相关法律规范的欠缺,使商业保理业务暴露出的诸多问题缺乏法律依据,严重阻碍着保理行业的发展。应收账款债权让与作为商业保理业务的核心,通过对应收账款让与效力、办理限制转让应收账款保理业务的效力以及与质押权的冲突进行分析,可以进一步规范我国商业保理业务,保证应收账款让与效力的稳定性,促进商业保理业的长期稳定发展。

 (一) 对将来发生应收账款的让与是否有效

商业保理业务根据转让形式的不同,可以划分为一揽子转让型和逐笔分批型两种保理类别。一揽子转让型保理强调的是在卖方与保理商协商一致后,未来的某个时间内将应收账款的债权一次性进行全部转让。逐笔分批保理主要是将卖方的债权进行划分,在一段时间内逐批进行让渡,卖方和保理商签订合同以证明让渡关系。

在进行未来应收账款债权保理的过程中:首先,需要对未来应收账款债权的合法性进行确认,对于不符合保护范围的债权进行剔除;其次,对于商业保理的范围采取限定,作为特殊项目处理,最大限度地提升保理业务的工作效率;最后,还需要将未来应收账款保理额度与融资方信用额度进行匹配,避免出现超过信用额度的情况。

(二) 对限制转让的应收账款办理保理的效力问题

保理商从自身利益出发,需要对限制转让的应收账款保理业务效力进行优化处理,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这种处理并没有收获预想的效果。一些融资企业在业务开展过程中,使用的补充合同限制转让方式让保理商难以进行相关审查与管理工作,进而产生的合同效力的不确定性,是目前保理商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问题。

(三) 应收账款转让与质押冲突时的效力问题

当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和应收账款转让(保理) 冲突时,两种权利的行使就存在先后问题:

第一类情形: 卖方先将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商办理保理融资;然后再将该应收账款质押给银行办理贷款。此时,从法律上讲,该应收账款已归属保理商,原则上卖方已经没有处分权,所以继续将应收账款质押给银行就是无效的行为。如果银行是办理质押登记,按照有关法律的规定,担保物权优先于债权,银行就享有优先受偿权。这样必然导致保理商的权利受损,只能根据保理协议的约定要求该卖方承担违约责任。

第二类情形: 卖方先将应收账款质押给银行,然后再将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商办理保理融资。在此情形下,银行享有优先权利,保理商只能根据保理协议的约定向卖方进行追偿,要求回购和赔偿损失。面对这种情况,保理商在办理保理业务时,存在一定法律风险。鉴于此,比较合理的解决办法是另行建立应收账款转让登记系统,并通过立法确立登记的公示效力,以此抗衡应收账款质押登记。

我国商业保理高位阶法律规范建立的滞后性,对商业保理业的健康发展带来了负面影响,在这一阶段,除了需要推进立法早日成熟和完善,也需要在商业保理业务实践中,采取相对宽松的解释原则以保护和促进该行业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