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保理资产证券化处于刚起步阶段,2015年由上海某商业保理公司发行了首单,发行规模4.35亿元。此后2016-2017年保理资产证券化高速发展,平均规模达到9-10亿元/单,至2018年一季度总规模达到了400亿元,单笔融资额下降到8亿左右,且次级证券占比及证券平均利率小幅上升,反应了市场融资难的近况。

保理资产证券化在原保理模式中加入了多方参与者。由保理商作为原始权益人转让基础资产,联合计划管理人如证券公司、基金子公司等发起成立专项资产支持计划,并由增信机构对此计划进行担保,并协议委托监管、托管机构如商业银行进行监管和托管,提交至中证登登记结算机构进行交易,投资者可对该计划进行份额认购,并通过中登结算证券本息。

保理资产证券化的业务类型可分为应收账款模式和保理债权模式。应收账款模式中,基础资产是应收账款债权,由保理商将其所受让的应收账款用以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保理债权模式中,基础资产是保理债权,由保理公司以其向债权人发放的保理融资款用以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

保理资产证券化的基础资产类型的筛选标准是直接决定是否可以进行证券化的准入标准。应收账款债权中:债权人已履行提供服务、供货等基础交易合同项下的义务,且债务人未提出有关拒付的抗辩主张;基础资产不属于违约基础资产;基础资产对应的债务人在行业、区域上有一定分散性;基础资产未设定质押权或其他担保权;如为关联交易,应注意基础交易合同的真实性、内部决策程序及权限、交易定价是否存在因价格不公允而导致合同无效的法律风险。保理债权中:基础资产均来源于原始权益人自身行为融资人办理的保理业务,不存在再保理的情形;同一保理合同项下的授信额度已批准发放的保理融资款均已全部支付给融资人;基础资产所包含的全部保理融资债权的到期款项均已按时足额偿还,无逾期偿还情形(逾期未超过宽限期除外),且无其他违约情形;基础资产项下的融资人、债务人、在人民银行征信系统中不存在不良贷款记录;基础资产可以进行合法有效的转让,且无需取得融资人、债务人、基础资产担保人或其他主体的同意。

应收账款债权资产证券化涉及应收账款转让,其限制条件有:依据基础交易合同约定不得转让的;依据合同性质不得转让的;依据法律规定不得转让的。转让需通知应收账款主体双方,以权利完善。依据中登网规定,基础资产合格标准之一,应收账款不得附带权利负担。附属担保权益的转让的情况有:保证合同约定禁止转让的,不得作为入池资产;抵押担保权益转让。

另外,应收账款债权资产证券化另有特殊安排。内部归集:适用于关联公司或集团内企业为出卖人与相应的债务人之间存在买卖关系,拥有相应应收账款。原始权益人与关联公司签署应收账款转让协议,并约定支付相应对价。原始权益人取得应收账款债权后,将应收账款债权及其附属担保权益作为基础资产转让给专项计划。循环购买:适用于应收账款账龄短于专项计划存续期。专项计划在收到债务人偿付的应收账款后扣除相应利息和税费,先行用于向原始权益人购买新的应收账款,暂不用于偿付资产支持证券的本金。

应收账款债权资产证券化,也适用于用票据结算的应收账款,相当于等额的自有资金。

保理债权资产证券化还有法律层面的考量。原始权益人基础资质,应由地方商务部门依照有关规定批准设立的商业保理公司。保理债权的形成条件有:基础交易合同成立并生效,应收账款已转让至保理商;保理公司已成立并生效,且不存在应收账款禁止、限制转让的情形;保理商已向债权人支付保理融资款想。核查要点有:核查保理债权的真实性和合法性;穿透核查底层资产真实性和合法性,且底层资产的债务人不得为地方政府或地方融资平台;债权人与债务人是否具备签订基础交易合同的主体资格和程序要求;债权人是否具备履行基础交易合同的特殊资质;证明交易真实性的过程文件;债权人是否已经履行基础交易合同的义务。